《悲心與心的真正本質》

禪修,就僅是給自己時間去“做自己”,除此之外﹐別無其它。
它沒有什麼特別的,就是允許自己放鬆,然後做本然的自己,
不去想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,也不去擔憂未來會發生的事情。
你所要做的﹐只是單純地放鬆,然後安住於自身的本然狀態。

⋯⋯

——大寶法王噶瑪巴《悲心與心的真正本質》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